xinyi

这里一只露中党

【APH/红色组】长情 (意识流短篇)

依旧红色组,很短,毕竟意识流

文笔渣,不足的很定很多la



《长情》          

       

         岁月总是试图用荒芜和寂寥相欺,而人们也逐渐学会了用时间来淡化情感,无论经历了什么,时间会带走一切,我们只能与寂寞相恋,只能,坠入深渊。

            

        窗外的白桦终是熬不过秋季的寒凉,开始了落叶。虽说它总是显得极富生命力,但在残酷的规则面前,它也只能选择短暂的凋落。巨大的树冠上挂着零星几片叶子,透出时过境迁的凄凉。徒留满地无人清扫的黄叶。屋子里面常年没什么光照,有些霉味,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每每到了这个季节,王耀就会开始回忆起很多事情。他打开窗,几束光透过高高的围墙和树枝在木质的桌上游走,灰尘上下飞舞着。似乎察觉到房内的阴沉,他决定去院子里走走。随手拿起桌旁的木质手杖,杖身上刻着繁复的花纹,颇有庄重之感。

        随着“吱呀”一声,大门应声推开,院子里的颓废景象映入眼帘。这里早已芳华不再,徒留着一段段鲜为人知的记忆。桦树旁有张躺椅,好像已经许久不曾有人坐过的样子,有些灰尘,拂去上面的落叶,王耀没有多在意,还是坐了上去,他卸下力气,把头转向桦树看了许久,仔细端详着每一道纹理,缓缓闭上眼睛。一时间万千思绪流动着逐渐穿成线,展开了一段回忆。

         

      那时新的希望刚刚升起,为了站稳脚跟,他迫切需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也得结交更多盟友。他就在那时认识了伊利亚。第一次相见时,他就对那个东斯拉夫人印象深刻,高大的身材,棱角分明的脸,显得锐利而又不容拒绝。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透着深不可测的意味。一番交谈后,他们都觉得对方很有利用价值,于是意见达成的非常迅速,往后的那一段时间里交往更是密切。在外人看来,他们是亲密无间的盟友,但王耀始终都在从中获得利益,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情感层面的想法,并且认为对方也是这样。

        

       利益铸造的围墙不会坚固。他们交流多了,王耀自然了解对方的脾性。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独裁者,总想着独当一面,将事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在做重大决定的时候完全不在意他的想法,自己怎么能任他摆布,于是在一场场口诛笔伐中他们渐行渐远。

        裂缝是早有预料的,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王耀认为自己面对决裂这个事实是淡然的,对方妄图用武力掌控自己,这绝不能允许,他的自尊心远比想象中要强烈得多,就算过了在多年,势力的方向变了,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臣服于任何人。

        

        还记得那时候伊利亚说他太过任性,为了成功不惜付出一切代价,这样到最后一定会遍体鳞伤。可是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按照你的剧本上演,王耀的确遍体鳞伤,但也在一次次失败中逐渐成长,最后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佼佼者。而当年那个告诫他的人却永远的沉睡了,直至被时间的浪涛冲散,不会再有人记得那双紫色的眼睛。因为它,不会再睁开了。

      

        王耀对他的离去至今十分不解,强者要有三个基本条件:最野蛮的身体,最文明的头脑和不可征服的精神。他一样不少,而且那时的他还在自己无法企及的高度,突然地坠落,让每个人都着实感到了震惊。但最让王耀震惊的不是他的离去,而是自己竟会为了他的离去而感到悲伤。还记得那天晚上,无论身体还是精神上都精疲力尽的自己,躺下后立刻就睡着了,也不知是做了什么梦,他突然惊醒,冷汗涔涔,脑子里一团乱麻,恍惚间听到有个极尽温柔的声音在说话,他努力想听清,但无论怎么努力,他依然不知道对方在讲什么,只是觉得他想让自己安心,于是王耀慢慢冷静下来,他起身来到窗前,看着满天星空,一夜无眠。

       王耀不得不承认自己在伊利亚身上学到了许多,但这并不是感伤的理由,难道自己也感情用事了嘛,他自嘲般的想着。那段日子里,与伊利亚相关的记忆一遍遍在王耀脑海里循环上演,那片被鲜血染红的雪地,那个奏响悲歌的盛大节日,一切都是那么的刺眼,刺眼地让人想流泪。可这已成事实,王耀能做的,也只有缅怀过去,徒增感伤罢了。

         

        “如果他还在的话,偶尔聚在一起下下棋,喝喝茶,脱离了勾心斗角和利益争夺的我们,又会是怎样的关系呢”王耀偶尔会那么想“他们两个人紧挨着坐在桦树下,谈天说地,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教教他中国的古诗和文化,听说他那里的民谣很好听,用他的声音唱,肯定很合适。”

        

        王耀在自己的院子里种了一棵白桦,用心地栽培它,所以每值春夏之际,它的枝叶总是那么繁茂葱郁,带着源源不断的生气,刚开始住在这个院子里的时候,他偶尔还会叫上几个好友来家中喝茶,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聊天,讲讲关于以前的事情,后来渐渐的也不请了,到底还是觉得一个人呆着更舒坦。不过每到季节交替的时候,背上的伤口就会隐隐作痛,仿佛时刻提醒着王耀他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艰难,千万不能轻易被情感左右。所以即使再怎么怀念,他也绝不会为了自己当初的决定而感到后悔。感情用事什么的,还是留到下一世不在被利益纠缠的自己身上去吧。

       

         但不可质疑的是王耀也因那件事有所改变,他会在秋冬时戴围巾,开始喜欢米色的制品,开始变得更加冷淡,开始被其他人说没有人性。或许就像那句话说的那样,自从你走了之后,我把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王耀觉得自己大梦了一场,但脑子无比清醒,情感在多年之后再度涌上脑海,又有不同的触动,它带给王耀最甘之如饴的痛苦,和充满苦涩与猜忌的爱恋。那时的许多事情早已记不起,但无论时间怎么流转,这段记忆就如一块磐石,岿然不动,被渐渐打磨的更光滑更闪亮。

       这么多年,如此多的人经过了我的生活,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你,看起来好像最应该是过客的你,在我心中占据了这么重要的地位。

        有几片叶子落在了他身上,秋风拂过脸庞,他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一切都静得像一幅画一样。“如果可以的话,真不想醒来啊”

【APH/红色组】雨巷 (修复bug,短篇,轻微历史向)

《雨巷》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王耀曾跟他说过这首诗。不知为何现在会回想起来。


      自从他离开俄/罗/斯,好像莫/斯/科就没出过艳阳天了,空气干冷的吓人,以前也是这样。不过没什么是猛灌几口伏特加不能解决的。但即使喝到麻痹神经,骨子里仍有什么东西在颤抖着叫嚣,那是什么,寒冷?不仅于此吧……
       躺在沙发上,皮质的触感舒适柔软。旁边是壁炉,黑色的围栏里柴火燃烧着,发出阵阵火光和噼啪响声。“咚咚咚。”很沉重的敲门声,“进来。”沙哑的喉咙,透出辛辣的烈酒味道。门开了,是托里斯。“先生,您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进行收尾工作?有几笔生意拖了太久,雇主开始催了…”托里斯还是带着一向尊敬的语气“其他的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中/国那边居然摈弃前嫌想与我们交好...没有您的意见我们无法决定。”“无事,同意他们的要求吧…”“可是…”托里斯看见那深紫色的眸子里,出现了一丝闪光,不再多言,退出了房间。他很明白是因为什么,因为谁,可就算到了现在,他也还是不敢相信有人能感化这位一向暴戾的先生。


       一时间,伊万回忆起了许多,最初还要从那个依旧寒冷的冬日说起……窗外在下雨,打在玻璃上,印出一道道痕迹。可他才不会有什么兴致欣赏这景象,又要去谈新生意,但愿中/国的买主不想美/国那样无理取闹,现在他一回想起阿尔弗雷德踩着桌子大喊“我可是hero,你敢对我这么说话!”的蠢样子就头疼。车停了下来,“到了。”司机说。
       

       伊万拢了拢自己的围巾,打开车门下车。托里斯尾随着。想为他撑伞,不过伊万摇了摇头径直往前走,却不免腹诽“真不知道这个买主玩的是哪一手,在雨天的街头见面还真是有“情调”啊,改天介绍给弗朗西斯好了……”约定见面的街很僻静,走在路上只能听到脚步声,伊万走路时喜欢看着地面,为此没少被阿尔弗雷德嘲笑成没骨气……想到这里,他抬头一瞄,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就是这个人了吧。随即加快脚步向前走去。越来越近,身影渐渐清晰,是个身材稍矮梳着辫子的……女人?伊万的目光停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上,像是感受到了对方灼热的眼神。王耀宛然一笑,开口:“您就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吧,我是来谈生意的王耀,今天打扰您了我们来交流一下具体点合作事项。”伊万点点头,“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你们这次是要新武器的开发图纸吧,你就说我们能拿到什么好处,凭什么帮你们。”毫无感情的语气。王耀皱了皱眉,“除了酬金,我们承诺,若是先生有危机,必将鼎力相助。”沉吟一会儿,伊万应下了这笔生意
       

       说实话他不信自己有遇到危机的那一天,若是有也不会希望任何人来帮助,为什么会答应呢,可能因为,王耀眼中透出的坚定吧……走之前,伊万留下一句“下次谈生意,我希望是个男的来接应。”便扭头准备离去“先生我觉得我有必要说明一下,我是男的。”伊万猛地停住,略微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王耀,他脸上带着稍显尴尬的笑容,伊万挠了挠头,转身坐上了车,一骑绝尘,也不知怎的鬼使神差地透过窗向王耀的方向看去,那个被雨模糊的身影。

        

        武器研发的很顺利,因为给予了技术和零件上的支持进展迅速,伊万也在这段时间里与王耀熟悉起来。偶尔还在他那儿蹭饭,不得不说王耀的烹饪技术高深莫测,要是不在军火交易系统里工作,去当个厨师再合适不过。

       那天下午,阿尔的突然造访打乱了这一切。“听说你最近在帮中/国研发武器,hero就不明白了,你怎么会同意,据我了解他们没给你什么有用的报酬吧,没有利益的交易是没有意义的,这你不可能不知道,这武器给了他们,岂不是让中/国站住了脚跟,万一哪一天倒打一耙,你有苦也说不出。难道是还有什么别的?没想到你也感情用事了嘛”阿尔翘着二郎腿,一副大爷样,丢下这段话后就一骑绝尘离去。但伊万仍是动摇了,这样下去的确有弊无利,这武器也不是什么太安全的,要是被反咬一口岂不冤枉。伊万坐在办公桌前沉思,一夜不眠。
       

        第二天清晨他撤销了全部对中/国的帮助,所有图纸和技术人员。他没去见王耀,也不能面对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一瞬失神,两滴晶莹的泪珠打在那个终止合作的合约书上,写着王耀的名字上。
决定终止合约的那个晚上,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庆祝晚会,在雨中,人们欢歌笑语,大雨熄灭了烈火,只留下早已化作灰烬的断句残篇。


        自那以后伊万不再进行军火交易,算是隐退了吧……他在第一次与王耀见面的街上买下了一套房子居住,那里的环境很好,几乎无人问津,托里斯帮着完结未完成的任务,倒是经常来看他,日子就那么过着,只是恍惚间那个黑色的身影总出现在他的眼前……

        电视里在播天气预报,说是明天莫/斯/科会下雨……伊万当也没多留意;起身睡觉去了。第二天早上托里斯又一次叩响了他的房门,说是有人要与他见面谈合作,伊万刚想开口拒绝,托里斯却继续说道
                     “他约您在街头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