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yi

这里一只露中党



偶尔写别的cp吧

【APH/红色组】最后一次行动

短篇,这次是和@千千千千茗 合写哒。
大概是刀,但写的不好所以是不会多虐的
放心食用(OvO)



深夜,原本平静的街道躁动起来,一辆辆警车穿梭着,试图寻找什么。
“他在这里。”
通往天台的楼梯口传出嘈杂的声响。王耀从倒在血泊里的尸体上转回视线,几个身着警服的人就已经来到了偌大的天台上。
“啧,来得真快。”
他看到来人,把身体往天台边缘移了移“不许动!放下手中的武器。”为首的人说道。

王耀若有所思,将手中的匕首扔在了地上。警方一行人举着枪缓慢向这个为非作歹的杀手靠近。他嘴勾起一道微妙的弧线,金色的眼瞳散发出清冷的光。抬起左脚,轻点匕首刀柄处,右脚顺势一踢,匕首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朝对面众人冲去。王耀转身飞跃到另一栋建筑,打算逃离现场。不料,一枚子弹擦着他的耳边飞过。
“要我帮你吗?”
不知从何处传出戏谑般的声音。也没等他回答,带着假面的黑衣人从天而降,伴随着几声枪响,对面的警察应声倒地。王耀站在另一座高楼上,亲眼目睹那人在清理掉所有警察后消失在夜色里,纵使训练有素的他也不得不佩服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不禁好奇起那人的身份,自己身为杀手,为组织效力多年,从来都单独执行任务,更没有什么搭档,那他又是为什么要帮自己呢。

“算了,得了便宜还想这些有的没的,管他是谁,总之这一单也完成咯,距离退休又近了一步。”

王耀做了多年的杀手,无数的杀伐决断背后,是成百上千生命的流逝,他并不怜悯那些被自己杀掉的人,因为他们大多都罪有应得,不是过靠着关系和权势逃脱罪名的渣滓,死不足惜,王耀只是太累了,不想再继续过这样茹毛饮血的日子。他向组织提出申请,上面也没有多做挽留,只是让他再完成最后三项任务,事成之后便还他自由。这是才是第一项,现在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阿尔弗雷德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以后的每一次行动都惊险万分呐……


这场闹剧过后,街道又恢复平静,已值夜半,高楼天台上的骚动没有惊动到本来就为数不多的住户。王耀驱车回到住处,身为杀手,这几年来住所换了一个又一个,左不过是一个人逃亡,也没什么牵挂,别人口中的家,是他从来也不敢遐想的东西。
“咔哒”,灯被打开,照亮了室内的一片狼藉,习惯了黑暗的环境,白炽灯的冷光显得格外晃眼,王耀脱下行动时的兜帽手套扔在沙发上,套上人字拖走向浴室,简单的洗漱后他瘫倒在床上,又是一阵死寂。
冷血的职业让他丢失了身为人的风情,尖利的刀锋磨平了他的宽容,猩红的血水洗去了他心中的柔软。王耀甚至不知道除了屠杀,自己还能做什么,手机的屏幕闪烁着,“总之先把剩下的任务完成吧,能不能活到不做杀手还不知道呢。”



“又让他跑了,你们干什么吃的。”穿着大衣的年轻警长脸色严峻。
“好不容易探明王耀的行踪,到嘴的鸭子,你们都能放走,我看你们是不想继续做警察了!”
他猛地一拍桌子,手旁的可乐一个不稳翻倒在地上,晕开一片茶色的痕迹。
“琼斯警长,这次我们已经赶在对方离开犯罪现场时追击到了目标,本来可以击毙,但是突然有人跳出来帮目标掩护,这才让目标有可乘之机逃跑。”
“帮手?你看到那个人样子了吗?”
“他带着面具,是个大个子。”
阿尔弗雷德托着下巴,顿了顿开口“继续观望,最好能弄清楚这个帮手的身份,回去吧。”
“是!”瑟瑟发抖的下属一听到这话一激灵,快步走出了房间。“我一定要把你缉拿归案,世界的和平就让hero来守护吧。”他湛蓝的眼中是异常的坚定。


几天后,王耀很快接到了下一个任务,他把一切准备停当,静候夜晚的来临。

王耀穿梭在大街小巷中,黑色连帽衫使他完全隐没在黑暗之中。四处张望,寻找目标任务所在的地址。这一路上畅通无阻,本就寂静的街道晚上更没有行人,最多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酗酒的人罢了,自然不会妨碍到什么。他在一个漆黑的小巷中停了下来,扶着墙面脚下使力,凌空而起,直接翻过了高墙,来到了这户人家的后院。
根据情报上的来看,他这次行动的目标便是这一户的男主人。王耀隐匿在房屋的角落,向外张望寻找合适的时机。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入,从车上走下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停在门口拿出钥匙,王耀紧握着匕首,从角落冲出,直逼那人的背后。“不许动,举起手来。”不知何时从车上下来数名警察,个个拿着枪最准自己。为首的是阿尔弗雷德,那个王耀熟悉的死对头。
“被摆了一道啊……”
“我找了你那么久,这次不惜亲自出马也要将你拿下,束手就擒吧,杀人犯!”
王耀心里知道大限将至,神色却满脸不屑,他啐了一口“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也想抓住我,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你还在学认字呢。”言罢挥手抛出匕首,刀刃在夜色里闪出一道银光,“啪”,射出的子弹挡下了这一击。
“还嘴硬,真是恶习难改。我改变主意了,你这样的人应该被就地正法。”阿尔弗雷德眼中露出一丝狠戾,示意身边的警察开始攻击,耳边乍起阵阵枪响,射击的方向随着王耀的移动而变化着,不给他一点喘息的机会。王耀没有犹豫,掏出插在腰间的双枪,朝对面的警察射击。两三个警察倒下,要害传来的痛觉让他们来不及痛苦就被夺去生命。
即使是生死关头,也不能忘记任务的成败,刚刚目标虽然知道有警察保护,可被袭击的那一刻还是害怕得颤抖,手中的钥匙不慎落下,王耀随即把台阶上的钥匙提向草丛中,本可以直接解决掉的,可他没有冒险的资本。

与警察周旋间不难看到目标躲在了众人身后的车上,他清理掉挡在车前的警察,枪口对准了蜷缩在车内手足无措的男主人。
“砰!”标志性的声音象征着王耀的任务完成。目标发出的惨叫吸引了警察的注意,

王耀趁着这个间隙攀上高墙,阿尔弗雷德一直观察着王耀的行动轨迹,多年的追捕让他了解王耀任务至上的原则,所以就算牺牲人质也要除掉他以绝后患。看到王耀背过身准备逃离,这就是击杀他最好的时机。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子弹出膛,笔直的轨迹冲向王耀,仿佛就是毫厘之间,另一枚子弹与之相撞。就在王耀翻身过墙的一瞬间,莫名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小耀,这些人我来解决,你快走。”
枪声不停响着。剩下的警察也死的死伤的伤,只有阿尔弗雷德没有倒下,他的目标不是眼前这个人,不能多做纠缠,他冲出去试图赶在王耀逃离前追上他。伊万看对方没有继续对峙意思,也往王耀离开的地方翻墙而过。

不知道是什么想法,王耀没有离开,两人相遇。“嘻,可要走快点,人来了。”伊万开口,脸被面具遮着,看不到表情。见王耀愣愣地看着自己,他拉起王耀的手,朝巷口飞奔。同样埋伏在巷口的阿尔弗雷德拿出手枪朝来人高频地射击。身边的人猛得把自己拉到身后,子弹不多了,不过还是顺利击倒了对方。
“虽然没伤到要害,但够他睡一会了。”依旧是戏谑的语气,却带着无力的沙哑。身边的人一个踉跄,因重心不稳而向前倒去。王耀伸手一拉,手上摸到了滑腻的血液,“你中枪了?”“就在刚刚,那小子射中了一枪,我的车就在巷口。”王耀闻言拖着他沉重的身体往前去,随即他便后悔了。他完全可以抛下他,自己跑路,为什么要救一个只与自己见过两面的人?王耀垂眸,
“啧。”他停止了自己的想法。
“就前面那车,看见没?”王耀眯眼,拉着伊万上了车。车没锁,钥匙都没拔下,这证明今晚的营救是早有预谋的,看来自己被小看了。启动引擎,车奔驰在夜空中,身后是迟迟赶来的警方增援。

“没想到你开车技术还蛮好的。”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王耀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答。
“所以……我们这是要去哪?”
“西郊。”
说完这个伊万没有再开口,他撕去肩膀处的衣料,王耀瞥了一眼,便看到触目惊心的伤口,血不住地往外流淌。“你别随便乱动,到时候我给你处理。”语气中带着焦急,车速一下子快了上去。身边人听话地点点头,不再随便动弹,十几分钟时间,王耀在指引下停在了一所木屋前。
两人下了车,伊万娴熟地找到木屋隐蔽的缺口,取出钥匙,开门。屋子里很昏暗,月光从窗外透进来,肆意地撒在屋中,勉强能照亮。
“没灯?”王耀四处张望着说。
“没灯,这荒郊野外的,灯光不知道会引来什么东西。”
“那怎么照明,你想让我摸着黑给你取子弹吗”
“柜子里有蜡烛。”伊万说着站起身来。
“我的祖宗欸,你能不能好好坐着别动,我去拿。”
蜡烛跳动的火苗让房间里充满暖黄色的光,屋里有些简单的医疗用具,王耀仔细地给对方清理完伤口,屏息凝神,缓慢地把子弹从的血肉中取出,扯下一段纱布将伤口包扎好,顺手系了个漂亮的结。

伊万愣愣地看着这一切:“你经常做这种事?”“我可是杀手,要是连基本的包扎都不会,早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他顿了顿,“毕竟,做这种职业风险很大,不过也有可观的收益就是了。”语气里是满不在乎。“你关心这个做什么,我倒是有不少问题想问你,你为什么两次出手救我,还有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伊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喜欢在晚上出去闲逛,第一次遇见你只是凑巧罢了,我总不可能去帮警察吧。没想到你还挺有意思的,所以不能就这么死了,这是第二次救你的原因。至于怎么知道你的名字,这个无可奉告哦。不过你可以叫我万尼亚=J<”
面对对方语气中透出的恶趣味,王耀心中暗自腹诽了一句。

伊万躺上床,看王耀还在原地愣着,示意他过来休息,王耀沉默地躺在床铺的另一边,眼神无神地望着天花板,这个夜晚经历的事情太多,一时间让他有些难以消化,所以干脆就放弃了思考,现在自己要做的就只有完成自己最后的任务,其他的都不重要。
“你有没有想过不当杀手了,就把今天这次刺杀当作最后一次任务……”
“嗯?”王耀一瞬的晃神。
“不,没什么……”


次日晨,没有在木屋多做逗留,一早就离开了,伊万没有挽留,当然也挽留不住。组织貌似对着最后一个任务格外重视,要亲自与王耀接头告知行动的细节。为了掩人耳目,街头地点确定在街边的一家咖啡厅,招待的侍者把菜单递到王耀手里,亲切地推荐着特色甜点。王耀点点头,侍者很快就去接待别的客人了,他翻到刚刚侍者推荐的甜品所在的一页,一张带字的纸片夹在中间,他顺手将纸片塞入口袋,径直离开了咖啡馆。
“城市之宝失窃,丢失了本市价值最为昂贵的宝石“奥斯特”,盗贼的面部特征和住所皆不清楚,但据悉偷走宝石的盗贼经常会在晚上出现在附近的街道,请务必在警察之前除掉盗贼并夺取城市之宝。”




经过几天的埋伏,终于在夜幕又一次降临时,王耀找到了穿梭在大街小巷里的黑影。
虽然一直保持着与他的距离,在转角处,前面的身影突然定住,不回头王耀也知道自己被发现了,盗贼突然继续向前冲去。
看来只能硬上了,王耀咬了咬牙,掏出腰间的手枪,与盗贼一前一后在复杂多变的羊肠小道里极速奔跑。这盗贼似乎是摸清了他的门路,每一次就快成功却又被对方微小的动作巧妙避开。
僵持了几分钟对方的体力仿佛用尽了,速度也慢了下来。两人的距离逐渐缩短。王耀察觉到这一点,全力追击,终于在深巷的尽头挟持住了对方,盗贼没有多挣扎,甚至没有拿出武器,王耀脱下对方的兜帽,揭开面具,面具背后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面孔,一双深邃的紫色眼瞳,高挺的鼻梁,嘴边勾勒出一个无奈的浅笑。
“被小耀追上了呢”语气里是淡淡的嘲讽,“奥斯特是我偷的,不过交给小耀的话,没关系哦。”
伊万缓慢地吐出每一句话,拿出了宝石,它静静地躺在手心里,在月亮清冷的光芒下熠熠闪光。王耀没有动作,伊万直接把宝石放在他没有拿枪的手里。
“我知道小耀是来追杀我的,没关系,万尼亚怎么样都无所谓,只要小耀你开心,万尼亚做什么都愿意。”王耀把枪抵在伊万的心脏,低下头,他不敢直视对方蓄满温柔的眼神,心中异样的感觉让他握枪的手不住的颤抖。伊万极小心地握上他扣在扳机上的手,低下头在自己耳边轻声说“不要怕小耀,结束了哦……”
“砰!”枪声在巷子里回响着。伊万像只断线木偶般倒了下去,王耀无措的看着自己溅满鲜血的双手,枪从手中脱了出去,他跪倒下来。

“不要难过,我的生命和小耀的自由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我只希望小耀以后一直一直快乐下去,万尼亚就很幸福了。”伊万用尽最后的力气对着他微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万尼亚……”王耀看着面前的一切,喃喃自语。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