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yi

这里一只露中党



偶尔写别的cp吧

【芥敦】告白(醉酒梗



主要的情节是和@清汤寡水是鹤肆 一起想的,开头也由她提供(OvO)。
我们大概都是第一次写文野相关的cp
是糖,放心食用


“呼…干的不错啊两位,终于解决了这个大麻烦。”太宰治整了整他缠在手腕上的绷带,依旧是不羁的笑印上他的脸。他头也不抬的赞许,让人忍不住怀疑夸奖的真实性。敦看了看旁边的芥川,他把腰挺得笔直,仍是一脸严肃地接受了这不走心的赞扬。

“嗯,确实废了一番功夫。”国木田语气中透着欣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接着又掏出了他的本子,不知道在记些什么,反正肯定是什么目标吧。

“喂喂国木田君,完成了这个大任务,我们是不是该庆祝一下?附近有家新开的酒馆,我想去哪寻找殉情的伴侣。”太宰治推开玻璃窗,用纤细的手指了指隔壁那家印着“酒屋”,挂着灯笼的小屋子。

“不去,又不是你完成的任务,瞎起什么劲…”
“去啦,大家一起去,就当是庆祝啦。你们没什么意见吧?”国木田话还没说完就被太宰治打断,敦和芥川当然也不想扫太宰的兴,一群人只能无奈但又兴奋的被带去酒馆庆祝一顿。

敦很无奈,本来这个任务只有自己和芥川参与了,为什么大家都一起来庆祝了啊。想到这里,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撇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芥川,苍白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酷,似是察觉到了视线,芥川把目光投向了敦,视线一瞬间的交织,敦立刻低下了头,酒馆环境很嘈杂,但触电般的感觉让心脏跳动的声音充斥着大脑。

“他看你你紧张什么啊!”敦暗骂了自己一句。一抹绯红却不争气地爬上了耳垂。原本坐在一桌的太宰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别的地方去,正跟一个长相精致的女人喝酒,这桌只剩下芥川和他,敦越想越觉得无法冷静,他盯着杯中透明晶莹的液体,突然狠下心似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却不慎被呛到,咳了好一阵才缓过来。他很清楚自己不胜酒力,一杯下去眼神就开始朦胧不清了,不过这倒是是他有了勇气,再次把目光投向芥川。

芥川看着对方毛绒绒的眼神,带着满脸的潮红,让人哭笑不得。“喂,人虎。你没事吧。”听到芥川说这种关心的话,实属难得,敦感动得不停摇头,嘴上模模糊糊回应着“没事,没事。”身体却不由自主向前倒去。

“哐!”敦伏在桌上不动了。芥川看着眼前已然睡着的人,头发乱糟糟的,一截刘海遮住了眼帘,脑袋枕在手臂上,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得香甜,身体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这家伙睡着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接下来的庆功会依旧热闹的进行着,大家十分有默契的遗忘了今晚的两位主角,虽然一位已经神智不清了。太宰注意到了这个情况,终于回到了这一桌,一副了然的样子,让芥川把喝醉的敦送回家。这次芥川倒没什么不情愿,极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把敦伏起来靠在自己身上,十分艰难地向外面挪动。太宰望着两人的背影,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外面天已经黑了,几盏昏黄的灯光照着芥川前行,组织之前为了任务方便为他和敦安排了一起的住所,虽然两人当时都极力反对,但几个任务做下来,好像对方也没有印象中那么讨厌。

住所离酒馆有些距离,一直保持搀扶的动作让芥川的左臂有些酸痛,偏偏敦还不满意这个姿势,一直东倒西歪,一气之下,芥川干脆把敦放在背上,背着走。这个姿势明显好受多了,敦两只手圈住芥川的身体,头靠在他肩上,温热的吐息撒在芥川耳边,嘴里叽里咕噜重复说着什么,仔细一听好像是各种茶泡饭的搭配。
“就知道吃。”芥川冷笑,明明睡着,敦还是条件反射般做出了回应“都怪芥川,他就是个大坏蛋,每天板着一张脸,也不怎么说话,要跟他接触有多难你知道吗,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还有做任务的时候芥川永远抛下我冲在前面,一点不顾及我的感受,身体已经这么弱了,万一出点什么差错,我怎么跟港黑那里交代,而且我也会担心的……”越说到后面声音越轻,吐出担心这两个字后,敦又沉沉地睡了过去,只留下芥川一个人心里五味杂陈。

回住所的路怎么这么远啊。
芥川耳边是敦轻微的鼾声,他呼出的气吹动了芥川银白色的发尾,一缕缕发丝轻巧的擦过芥川的皮肤。

“咳咳…”芥川习惯性的咳了两声,又想要努力压制下声音不吵醒背上的人,敦忽然蹭了蹭芥川的脖颈,芥川只好停下脚步等待他接下来的动作,然而敦只是转了个头又继续睡去。

芥川只在昏黄的路灯下停了一会,转而又迈开了腿。他笑了,和他平常冰冷不带感情的笑不同,可是声音很轻,恐怕只有他附近的空气才能听得到。

终于回到了住所,芥川用他能做到的最轻柔的力道把口中还迷迷糊糊说着胡话的敦放在床上,他平常没事绝对不会去人虎房间,刚搬来时敦倒是经常殷勤地“拜访”,吃了几次闭门羹后也识趣的不再来了。

环顾了一圈,雪白的床单,散落着一些文件的书桌,床头还放着一个小老虎玩偶,“幼稚。”芥川嘴角牵起一个浅笑。转身准备回房,才碰到把手,身后的敦突然闷哼了一声,芥川心下一紧,虽然知道敦的自愈能力异于常人,还是回到了床头。

他的眉毛皱在一起,脸上还泛着红晕。身体难受地蜷成一团,想来肯定是酒精惹的祸。芥川把他凌乱的刘海别到耳后,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这个动作,敦突然睁开了眼,那双在与自己战斗时无比坚毅的眼睛,那双时而透出几分狡黠的眼睛,那双有着老虎般敏锐洞察力的眼睛,那双,令自己痴迷的眼睛。此刻正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自己,眼神里是没来由的专注。
无声地撩拨着面前的人,芥川脑袋一下子有些空白,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他不知所措的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一片柔软堵住了嘴,芥川一向自持的冷静沉稳被轻易击碎,只觉得大脑一片混乱,望着眼前这个突然放大的人,他闭上的眼,微微颤抖的睫毛,无一不在诱惑着自己放弃那根称作理智的弦。

敦的吻带着十足的青涩,一点点,一点点啃噬着,舌尖偶尔划过激起一段酥麻的感觉……芥川握住敦的肩膀,把他与自己拉开半壁的距离,两人急促的呼吸交织着,敦的嘴唇闪烁着水光,用疑惑的语气,似责怪,似委屈的吐出两个字,“芥川?……唔”

听到他的呼唤,像是被赋予了亲近的权利,芥川有些狠戾地再度覆上敦的唇,对方明显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却没能离开,芥川一手环着敦的肩,一手扣住他的后脑勺,加深着这个吻,毫不留情的侵略,仿佛想让对方的五脏六腑都染上自己的痕迹,这或许是他第一次面对自己的内心,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敦割舍不下的呢?或许是他为了解救镜花打败自己的时候,或许是两人一起合作对抗组合的时候,或许是他刚刚吻上自己的时候,他就像是自己的太阳,清除了层层阴霾,温暖着本来停止跳动的心脏,而芥川竟然到现在才察觉到,敦已经在他人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空气越来越稀薄,纵使万般不舍,芥川还是松开了怀中的人。敦大口呼吸着,红晕从脸颊漫上了耳垂。芥川重新把他平放在床上,掖好被角,缓缓在额间落下一个吻
“晚安,芥川…”他听到对方呢喃着。
“晚安,人虎”

或许芥川自己都没意识到,说这句话时,他眼中掩盖不了的深情。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