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yi

这里一只露中党



偶尔写别的cp吧

【APH/露中】魔法水管的自白

脑洞之作,短篇
在物品上有很多私设。
大概是糖,放心食用(OvO)

作为APH中为数不多的法器,我也是一个很有故事的水管。这一切还要从那天,主人把我拆下来的那时说起……

其实本来我也没有意识,但是被拔下来那一刻,就突然成精了,虽然成精了吧,但我能做的也不过就是跳一跳,可以思考罢了,于是对主人把我拆下来这件事怀着疑问,直到主人把我霸气的插进了土里,然后用无比期待的星星眼盯着我,我不禁一阵恶寒,但也明白了当时主人幼稚的想法,水管不是插在哪都会出水的好吗!即使我没能实现这个美好的幻想,主人还是没把我丢弃,很义气的一直随身携带,我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他的防身武器。


众所周知,漫画里的武器都是存放在四次元的,平常看不出来,要用的时候就可以从虚空中拿出来,所以我的出场时间少之又少。为了不让自己太闲,我经常找别的法器唠嗑。

同样身为法器,大家的境遇也是大同小异,我们之中就有个椅子,自称有诅咒的效果,结果一天比一天破,看起来倒像是被诅咒了,哎果然这种装b的法器是会遭报应的……
我还有个好朋友,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它是个锅,不过我身为一个水管,好像没什么资格说锅奇怪。我曾问过它有什么神奇的能力,它回答我,没什么特殊的,或许用自己做菜有美味加成的buff吧,就是每个人吃了它做出的菜都会露出中华小当家里食客的表情这样。它的出场机会比我还少,于是我一有空就跟它聊天,不知道为什么,它的谈吐间透露出一种迷之深沉,即使是在说面条一百八十吃的时候,也会给人一种不得不认真听的错觉。很久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那个锅的主人和我的主人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有段时间,我被召唤出来的次数突然多了起来,却并不是因为战斗次数变多了,主人每次把我拿出来,就只是双手握着放在面前,用他自己觉得柔情似水的眼神把我盯得发毛。嘴上叨念着“他是怎么看我的呢,明天该怎么跟他说话”诸如此类的话。

我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他,他这怕不是恋爱了?然后,我就度过了一段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痛苦日子,那些说怀春的女人可怕的,一定是没有见过怀春的男人可以恐怖到怎样一种程度。
虽说水管并不用吃饭睡觉,但每天接受主人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摧残,我也是会垮的好吗!于是我就向锅锅倾诉了这件事,它听完,用和平常一样语气说出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你主人追求的那个人,听起来好像就是我主人……”天,这也太巧了好吗,有个这运气应该去买六合彩啊。


之后的时间里,我们就锅锅的主人究竟对我主人有没有感觉,他俩还要磨蹭多久才能在一起这件事展开了严肃的探讨。得出的结论就是,锅锅的主人是个内敛含蓄的人,如果不主动出击,就这辈子都别想捅破那张窗户纸。但是呢,他对我主人还是有点意思的,只要天时地利人和,告白成功的概率很大。毕竟只要他俩成了,我地狱般的日子也就终于能够结束了,所以我决定侧面助攻一下。

告白这件事好说,主人本来就是个急性子,喜欢上了人家哪里按耐得住激动的心情,恨不得马上把心掏给对方。但主人的追求对象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使他性格大变,开始犹豫不定了,三个月前他就开始准备告白,词我都不知道听了几百个版本了,到今天还在纠结要不要说出来。我实在是急了,哐哐撞墙,顺便一提,主人知道我可以在现实中自由移动,所以没有大惊小怪。“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告白?”我看他上道了,赶紧使出毕生之力撞了撞墙表示同意,然后墙灰就糊了我一身,还好他终于下定决心,把对方约出来了。

为了给自己壮胆,他没有把我收进虚空,而是握在手里,他们约在街边见面,那是个下着雪的冬夜,主人握着我的手却沁出了汗,看来对方在主人心里真的很重要啊,不然主人也不会为了他思考再三,我顿时生出了一种微妙的欣慰感。远远看见了那个身影,我便被放进了风衣的内侧,看来我还能见证告白的全过程,锅锅听到一定嫉妒的眼红哈哈哈哈(你知道它不会的)。
透过缝隙,我依稀看见那是个中等身形的人,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在冬夜显得格外闪耀。主人缓缓解下一半的围巾替他围好,双手在衣服上抹了两下,自然地伸过去为对方暖手,这一系列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我都忍不住质问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然后两个人并肩一起在街上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日常生活,时间不早了,原本就清冷的街道只剩下两人的脚步声,主人突然在一盏路灯下停住了。来了来了,终于要告白了,我的心情也忐忑了起来。

“小耀,我们认识也有几个月了吧。”
“嗯。”那个叫做耀的人低着头,闷声回应着。
“其,其实,小耀你特别好,做饭很好吃,见识也比我广,各个方面都非常吸引人,所以,”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所以,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这话一出口我顿时懵了,大哥你这是告白又不是表彰大会,你在家练习的那么多套词呢,怎么到了关键时刻掉链子。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对方低着头,看不见脸上的表情。
“没事的,小耀你不用现在给我答复,让你为难了真的对不起,不用考虑我的感受,如果不愿意,就直接拒绝吧……”
你这是告白到一半自己打退堂鼓了吗,哪有引导对方拒绝你的啊,纵使我知道人家对你也有意思,但你这告白水平,是我都不会答应。
谁知道对方突然笑出了声,我依稀听见他说了一句“傻瓜。”然后突然抬起头,圈住主人的脖子,吻了上去。哇,你看看人家,多会撩,你这么说都答应了,一定是真爱啊。

然后?然后他们就把该做的都做了。我这个时候无比后悔没有被收进虚空,感情这两人在一起之后我受到的精神伤害有增无减啊。
之后回到锅锅那儿,它用早已参透天机的语气跟我说,它从一开始两人刚认识就料到了这个结果。
不气,我打不过它,不能生气。

不过主人终于有了对象,我还是挺高兴的。他们在一起之后,虽然小吵小闹不断,但不难看出,各自在对方心里都占据了不可替代的位置,再说了每次吵架都是主人先服软,好说歹说哄着耀爷,耀爷偏偏还就吃这一套,那还能有什么脾气呢。身为这场恋爱的助攻,虽然主人只把我当成吉祥物,我出场的机会也多了起来,反正都是看他俩卿卿我我,被喂一管狗粮。每当我把这件事说给锅锅听,它就会说“年轻人嘛,正常,你也别老是大惊小怪的,容易让人觉得你没见过世面。”
算了,不说了,我没见过世面,你们继续吧……

评论(12)

热度(40)